快三计划-裙

 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快三计划-裙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父亲的背篓
2019-09-24    刘 霞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
  我的家依山傍水,可以说开门见山,进山听泉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林区人靠山则吃山。导致小时候我总有一种错觉,整座大山都被父亲装在了背篓里。记忆中家里有好几个背篓,都是父亲自己编的。父亲跑山要背上这样一个背篓,挖药材、采薇菜、摘野果、采木耳、蘑菇……大山的奇珍异宝都在这背篓里沉淀。

  小时候,父亲每次上山,我们都会在家耐心地等待那归来的香甜。盛夏,山里蚊虫很多,父亲围一条白色的纱巾,再涂些防蚊油,穿上一双大水靴便出发了。七月是蓝莓成熟的季节,离家不远,铁道东侧有一草甸沼泽地,地里有大片的野生蓝莓,断断续续绵延好几公里。蓝莓属木科植物,一种矮灌木,大多一人高左右,生长在水湿地。每次跑完山,父亲都会采几枝较丰盈的蓝莓果枝放在背篓的最上面,回来后分给我们每人一枝。熟透的蓝莓饱满晶莹,表皮像涂了一层白霜,形状如樱桃大小,酸酸甜甜,一枝枝缀满了密密的果子,让人垂涎欲滴,有时存放好几天都不舍得吃。


  从夏到秋,父亲的背篓总是满满的,野葡萄从青涩的绿到霜打的紫,每一次品尝都来自父亲温暖的爱。山核桃、榛子更是我们的最爱。每年秋天父亲都会采大量的核桃、榛子堆放在板棚内,每天放学我们便钻进板棚砸榛子吃。

  记得有一年秋,父亲去采蘑菇,早上出发,太阳落山了依旧不见父亲的身影。母亲自言自语的念叨:怎么还不回来?母亲的原则,不贪财、不恋山、采多采少,到点必须准时回家,可今天父亲偏偏迟归。母亲爬上梯子向远方眺望,我们分头去路口等待,等得心急如焚,母亲就急匆匆去找邻居大叔们帮忙,大家分头去找。每个人都在喊父亲的名字,声音在山谷里回荡。夜色越来越黑,母亲的心沉入谷底。漫长的夜裹着焦虑、猜测,盼望着,盼望着父亲归还的身影。这一夜母亲整晚未眠,仰望的姿势定格成一座山。

  “爸爸!爸爸!”小妹边喊边跑,远远地望见父亲走来,晨曦洒满金灿灿的希望。父亲真的迷路了,从另外一个方向归来。母亲的眼里含着泪在远处眺望,迷山的父亲依旧不舍得把背篓扔掉,背着沉甸甸的一筐山蘑菇归来,蘑菇上还有野葡萄、狗枣子……

  五味子、木耳、蘑菇、水曲柳籽、松籽、山丁子……父亲的背篓已不能用数量和重量来计算。苗圃收山丁子果,于是父亲带着母亲和姐姐一同跑山采去。山丁子果满山火红,缀满枝头;低矮的树木伸手可摘,高大的要用木棒折弯采摘。山林里又热又咬,灌木丛生,没有路,只能在藤蔓间行走。那种苦上学时不曾体会到,后来结婚和爱人去过几趟山,方知那山之苦,足之艰辛。一筐筐山丁子果就这样被父亲背回家,坐小火车去林场卖,晚上再走路回来。早出晚归,来来往往不知多少趟。一斤6角钱,一个秋天,一筐筐山丁子果,用父母的血汗换来三百多元钱。这每一分钱都凝聚着父母的爱,浸透着父母的汗水,还有父亲那宽大有力的肩。当时我一年的学费是三百多元钱,上学临走前,母亲把钱全部给了我。

  冬的快乐在叮叮当当的响声中,在父亲的背篓里。我们将母亲秋天晾晒、去皮的山核桃、榛子拿出来吃。平日父亲便将核桃放在炉盖上烤,烤至裂口,用刀劈开两瓣,放在盆内或盒子里,让我们随时可以吃。为了方便我们砸榛子,父亲特意做了一个有坑窝的小板凳,上面有一个坑窝可以容纳一个榛子大小;还给我们每人做了一个挖核桃仁的工具,这样一来就更有乐趣。

  如今,背篓退休了,岁月沧桑像背蒌的网格,斑驳着记忆。已经衰老的父亲依旧是我背后的一座山,那装满山一样情怀的背篓,成了刻在我生命里的驿站。

  

   设为快三计划-裙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